《孔雀东南飞》原文-《孔雀东南飞》文言文(4)

发布时间:2018-10-28 03:16 点击次数:   作者:大忽悠

 

  入门上家堂,进退无颜仪。阿母大拊掌,不图子自归:;十三教汝织,十四能裁衣,十五弹箜篌,十六知礼仪,十七遣汝嫁,谓言无誓违。汝今何罪过,不迎而自归?;兰芝惭阿母:;儿实无罪过。;阿母大悲摧。

 

  还家十余日,县令遣媒来。云有第三郎,窈窕世无双,年始十八九,便言多令才。

 

  阿母谓阿女:;汝可去应之。;

 

  阿女含泪答:;兰芝初还时,府吏见丁宁,结誓不别离。今日违情义,恐此事非奇。自可断来信,徐徐更谓之。;

 

  阿母白媒人:;贫贱有此女,始适还家门。不堪吏人妇,岂合令郎君?幸可广问讯,不得便相许。;媒人去数日,寻遣丞请还,说有兰家女,承籍有宦官。云有第五郎,娇逸未有婚。遣丞为媒人,主簿通语言。直说太守家,有此令郎君,既欲结大义,故遣来贵门。

 

  阿母谢媒人:;女子先有誓,老姥岂敢言!;

 

  阿兄得闻之,怅然心中烦,举言谓阿妹:;作计何不量!先嫁得府吏,后嫁得郎君。否泰如天地,足以荣汝身。不嫁义郎体,其往欲何云?;

 

  • 共7页:
  • 上一页
  • 1
  • 2
  • 3
  • 4
  • 5
  • 6
  • 7
  • 下一页
    • 大忽悠
    • 原创文学
    • 文学网站
    • 文学网
    1 2 3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