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季

发布时间:2018-09-19 14:11 点击次数:   作者:大忽悠

太原的七月份,就是现在这样淅淅沥沥的开始进入雨季。无怪乎,昨天今天以至这之后的几天都会阴雨蒙蒙,时而是夜里闷热的暴雷,时而是哭声般的小泣,也有哗啦啦的痛快倾诉。我吧,最喜欢阴雨蒙蒙淅淅沥沥,在不见太阳的路上轻轻散步。不要把这样的雨中情节都想成戴望舒式雨巷诗人般的忧伤,我只是觉得无比的悠闲罢了。

伞儿树村的鸡鸣,大概就是凌晨四点左右开始上演。不要问我为什么这样可定,因为我已经不止一次整夜失眠烦躁的听到窗外灰蒙中传来的啾啾鸡鸣,小鸟嘈杂的乱嘤。在清晨还少有人迹的街面上格外的清晰。可惜所听非人,一个失眠的人哪有心情品味这些桃园琼音。我要考虑一些实际的问题,世俗的问题,让人睡不着觉的问题。切切身身不见踪影却随影不离的问题。大人的世界少没有清澈般的欢乐。阳光明媚乐也难于叩开心扉。说得夸张了。拉开窗户,阳光犀利——新的一天对着我憔悴的心身。
最近又买了几本书。有一本《javascript程序》的,现在被我每天勾勾画画,默默死记,动着脑筋理解其所以然。还有就要看完的科幻小说《海底两万里》。
在《海底两万里》第某某页,看的起兴了就把自己的想法勾勾画画,扭扭曲曲的字体像撇脚的鸭子。我的床头还安然摆放着《四世同堂》和《穆斯林的葬礼》,整整齐齐的像砌墙的砖块,不但厚还听话——没有私自乱动过。暗角里还有扑上灰尘的上下两册的《水浒传》。那已经是去年看过之后就被冷到一边得了。时间更久远一点的还有两本SEO的书,当时看得很专注很有所得,现在觉得已经没有价值可言了。应该还有一本《我是猫》,只是我把它丢在北京了。现在都聚会在这个闷热的小屋里,互相不认识,却各有一段抹不去的历史——或许一道迷路的雷电“啪”的一声劈进来那就把这些都统统毁灭吧。
历史是个好东西,想要了解某个事物了,把它有关的历史翻出来巴拉巴拉粗粗看一遍,“哦,原来是这样。”可是书面上的历史都亮堂堂的记录了大人物的生活故事,卑微如我平凡如他的人们也是很有故事的,却没有留下一点被记录的历史。直到某一天,估计也是阴雨蒙蒙。墓碑上只落寞的刻有姓甚名谁生时去辰。不如把墓碑也压进沉沉大地,连一点痕迹都不留的回归到天地间。
今晚,又一次蹭了小黄一顿饭。这段时间都一连蹭了他好几顿饭了。脸皮都比焖面厚了。
太原的七月份就是现在雨滴顺着车窗惨惨的划落,一点点的磨没了,只有即将枯干的水痕。时间都是短暂的,在心里没有故事不会深沉,不会凿成窟窿每天都惦记着填补填补。每天都平淡如斯,又胆战心惊。

——2018.7.10太原伞儿树记。

  • 大忽悠
  • 原创文学
  • 文学网站
  • 文学网
1 2 3 4